24.Chapter 24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Chapter24

队花这个称呼还是无意间让严黛知道了。

那天夜训结束,摄像跟节目组人员都走了,操场上就剩下队员跟几名演员,邵一九带着大家唱军歌,林陆骁也没管,就坐在一边的台阶上看着他们扯着嗓子兴致勃勃的吼。

唱的是《军中绿花》。

小九抬手一指,指向南初:“来,让我们仨女生唱一个,队花……”

大概是那晚的投票太魔性,下意识就脱口队花两字,后来发现有点不妥,立马改口,换了个称呼,“南初,你先来。”

俩女生可敏感,瞬间也能明白过来怎么回事。

徐亚心直口快,当下就跳起来去拎小九的耳朵,发现新大陆似的:“你们居然私底下投票?!嗯?南初姐姐是队花!那我们呢!”

小九愣头青,也不会讨好,着急要去解释,发现越解释越不清,“真不是……你们仨都是仙女……都漂亮……”

“嗯,仨都是仙女。”徐亚不吃这套,故意逗他:“就南初最漂亮?”

小九下意识点头。

“……”

众人无奈摇头,这小子可真耿直。

小九瞬间反应过来,摆着手慌忙跟她解释:“不不……不是……这样,你也漂亮,严黛也漂亮,你们仨都漂亮!”

徐亚呵呵笑,见他真急了,拍拍手坐回去,佯装开玩笑地说:“行啦,我逗你的。”

心里不舒服会有,可徐亚是真没放在心上,她确实也认为南初漂亮。

相比较她,严黛会比较计较这个名称。

小九长舒一口气,再转头去看严黛,刚想说点什么,后者已经没什么表情地站起来,一句话也没留,就直接离开,众人望着她纤瘦的背影默默无语。

……

其实这说起来还挺有意思,原本以为这里头最难相处的会是南初,结果相比较下来,严黛才是最难相处的,只要没有镜头,她就摆出一副懒得搭理你的样子,高贵得不得了。

反而南初,一见面,整个人透着一副冷漠劲儿,真相处起来还挺随和,训练也肯吃苦,没见她喊过苦喊过累,不矫情。

见严黛离开,众人沉默下来,有点责怪地看了眼小九,本来那评选就是私底下大家伙儿开的一个玩笑,做不得数,各花入各眼,这搬上台面了可就有点不好收拾了,再加上严黛就是那性子。

没了唱歌的兴致,男生们都有些悻悻地离开。

回宿舍的路上,南初跟刘夏翰一起走在后面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刘夏翰跟她开着玩笑,“严黛不会真生气了吧?”

刘夏翰还算敏锐,也能察觉出南初跟严黛之间一丝微妙的气氛。

南初没回答他,而是问了句:“有烟吗?”

刘夏翰一愣,才说:“我宿舍有,不过,你咋还抽烟——”

“要不,你去给我拿一根?”

刘夏翰一琢磨,“行,那你在这儿等会儿我,我去拿。”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了。

严黛这几天一直针对她,南初不是傻子,也能感觉得出来,但在南初看来她那些小伎俩都很幼稚,也没放在心上。——除了昨晚回去,她发现自己还剩半盒的戒烟糖没了,这事儿她谁也没提,但用脑子想想也能知道是谁干的,就像徐亚说的,严黛就是个“小公主”,大家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她就是有点难受,想方设法找点存在感,这今天小九一句队花又把她给得罪了。

估计这笔账,还是记在她的头上。

正琢磨呢,前方楼梯上忽然下来一人,身形挺拔,制服领子松着,步子迈得大,跨着两三级台阶下来,脚蹬地,目光刚落在南初身上,就听身后有人喊了他一声,“林队。”

林陆骁回头,严黛从楼梯上跑下来,走到他面前。

林陆骁瞥了眼南初,才转回头问她:“有事儿?”

严黛低着头,说:“有时间么?我想跟你聊会儿。”

嘿!

南初竖了耳朵。

林陆骁刚要开口,后头楼梯上又下来一人,手里拎着一包烟和打火机,直爽地冲他打了声招呼,“林队。”

然后看了眼严黛,朝南初奔过去,“走,我知道一地方,能抽的。”

林陆骁望着两人的背影眯了眯眼,回神看严黛,把手□□兜里:“聊什么?就跟这儿说吧。”

……

刘夏翰不知打哪挖来一这么隐秘的地儿。

连南初都觉得这儿静,在训练基地后方一小山坡上,搭着一个土堆,前方是树林,在过去是400米障碍训练基地,前后环山,月亮在天边挂着,像弯钩。

刘夏翰靠着一棵树,拆了烟,递了一根给她,南初接过,说了句谢谢,娴熟地用打火机偏头吸燃,靠着树干吞云吐雾,月光笼着她半张脸冷艳,看上去特别闲适。

刘夏翰夹着根烟在嘴边,瞥她一眼,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这么痞,你粉丝知道么?”

南初勾唇笑了下,那眉眼就跟剪刀似的,没有刻意却意外勾人,“哪来粉丝。”

刘夏翰掸掸烟灰,“微博几十万,也不少。”

南初笑,“你没看那都是骂我的?”

“我经纪人说黑到深处自然粉,你性格挺好,红是早晚的事。”

南初还是笑,眉眼带着疏离,“那就承您吉言了。”

一根烟毕。

两人往回走,楼下已经没了人影,南初跟刘夏翰道别,回了宿舍,徐亚躺在床上,脸上贴着面膜,腿撑在床上,见南初回来,“你回来了。”

南初轻嗯一声,扫一眼严黛的床位,空的,淡问一句:“她呢?”

徐亚把面膜扯下来,反身趴在床上问她,“有个八卦,听不听?”

“什么八卦?”

“严黛要退出,正在跟节目组协商呢。”

“她犯什么病?”

南初拖着凳子坐下。

徐亚给她分析:“她最近不是在背台词么,天天熬着夜背,刚听说下个电影她的戏份被一小新人给抢了,加上现在训练苦,身上手上都是伤,情绪本来就不稳定吧,刚刚小九儿那句话,估计真把她给刺激着了。严黛别的没毛病,就是有点玻璃心。你最近最好别刺激她,受不得刺激,刚刚林队长找你好久,估计就说这事儿。”

何止是有点,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南初没发表意见,沉默地把鞋子脱了。

“南初,林队在楼下等你。”

邵一九在门口喊。

徐亚在床上打了个滚,“我就知道,你快去吧,别让林队久等了。”

这是入队以来,林陆骁第一次主动找她,还是为了严黛。

心情真他妈复杂。

南初慢吞吞重新穿好鞋,在镜子前整理好衣服和帽子,才下楼。

林陆骁站在花坛边,双手插兜,听见楼梯上有脚步声,转过身,目光盯着南初,小姑娘真瘦,上身迷彩短袖,下|身迷彩裤,宽宽大大,风灌进去,晃晃荡荡。

她走过去,也学着他的样子,把手□□兜里,走过去,漫不经心地问:“林队,找我有事儿?”

小痞子。

林陆骁垂眼看她,“部队你这么教你见领导的?”

南初收起玩味地笑,把手从兜里拿出来,打了个笔直的军礼,“报告!”

“跟我过来。”

低沉一句,林陆骁没再理她,转身就走,南初跟在他背后,俩眼睛乌溜溜地瞪着他。

进了政教楼。

南初想溜,被人看出想法,一把拎住后衣领,给硬生生拽进去了,她挣扎:“哪有你这样,你怎么能下级动手动脚。”

林陆骁垂眼瞥她,冷笑,“动手动脚?”

手上一使劲儿,又一提溜,给人拎上一层。

“林陆骁!”

“嗯。”

“林陆骁!”

“嗯。”

他应得倒是耐心。

办公室门刚打开,楼梯口响起一阵脚步声,伴着手电筒光照打到墙上,南初还没反应过来,手腕一沉,被人一把扯进去,抵到门板上,面前是堵肉墙,男人坚实的胸膛。林陆骁一手撑着门板,一手半掀着窗帘,等巡逻兵过去,才放下窗帘,低头看看怀里差点被闷坏的姑娘。

南初喘着气儿,“你进你自己办公室还偷偷摸摸?”

林陆骁垂眼看她,“这不是还有你么?”

南初翻他一眼,“那我现在出去。”

林陆骁给她一把抓回来,摁到门板上,手撑在她两边,低头看她,漆黑的瞳仁反射的是她微热的脸庞,他哑声:“别闹。”

南初抬眼看他:“你看,咱俩这么偷偷摸摸的,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我们俩偷情呢。”

林陆骁一掌拍在她脑门上:“想到美啊你——”

“……”

黑夜里,对墙的窗敞着,有风灌进来,月色微弱,南初抬头盯着他看了会儿,忽然伸手摸上他的额部的发际线,“哎——队长,我发现你有美人尖诶。”

小姑娘声音惊喜。

林陆骁原本还扬了扬眉,结果下一句就听人说。

南初摸着他的美人尖揉了揉,感叹道:“听说有美人尖的男人都早.泄。”

眉峰一凛,一拧眉:“胡说八道。”

林陆骁一掌打掉她的手,没收住力,打狠了,白嫩的手上留下三个指印。

“书上说的,我又没试过,我怎么会知道?”

林陆骁冷哼一声:“哟嗬,还委屈上了?想试啊?”

“并不想。”

南初垂眼。

林陆骁环胸看着她,一脸坦然:“我有个朋友是心理学教授。”

南初狐疑看着他,怎么忽然提这个?

林陆骁勾唇,“他说人类在说谎时,眼角会往左下角看,你刚刚在说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