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.Chapter 29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Chapter29

自从高中毕业后,两人就很久没见了。

林陆骁记忆中的那个许蕴应该是蓄着一头齐脖乌黑短发,小麦肤色,不胖但也不瘦,笑起来都能看见后槽牙的姑娘,跟面前这个长发,鹅蛋脸,瘦瘦高高的女生有点对应不上。

许蕴笑笑,率先冲他伸手,“怎么了?认不出我了?”

林陆骁挠挠眉,伸手跟她握了下,抽回:“没,在这儿看到老同学,有点懵。”随后,目光落在她肩章上,挑了挑眉,略调侃地说:“哟,看样子混得不错。”

杨振刚怕他越说越没谱,插话道:“这是防火监督处的参谋长,没你这么调侃的。”

许蕴笑笑,目光盯着林陆骁,不在意地说:“没事,我们是老同学了,老杨,我宿舍在哪儿?”

杨振刚刚要说话,林陆骁看过去,“什么宿舍?”

许蕴:“我得在这培训到节目结束,你不给我安排宿舍,你让我住哪儿啊?”说完,又有点半开玩笑地说:“反正咱俩这么熟,要不我跟你住得了?”

林陆骁拧眉:“别瞎扯,这么几年过去了,你丫怎么还没皮没脸的?”随后又看向老杨,“她要住这儿,怎么之前没人跟我打报告?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?孟处怎么回事?天天想着给我这儿按人,都快成他大本营了!”

从高中那会儿她就知道,林陆骁这男人说话向来不懂婉转,直接的很,从也不怕得罪人,就这性子,让她又爱又恨这么多年,尽管之后谈了几任男友,性格上多少都有点林陆骁的影子,她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执着在哪儿,明明他有时候说话就很欠收拾,可偏偏就爱他那副吊儿郎当不管不顾的模样。

可面儿上她总愿意跟他过不去,许蕴耷拉下脸,“你还不乐意上了,想得美,你想住我还不想呢!老杨,我宿舍在哪儿。”

林陆骁把手抄进兜里,哼乐一声,“你这臭脾气怎么混上参谋长的?”

许蕴把脸一转,背对着他,反唇相讥:“就你这臭脾气,难怪还是个中队长。”

杨振刚看的还挺乐乎,被林陆骁发现,眼风扫过去,“你乐乎什么劲儿,带人走,我去趟支队。”

杨振刚一听,脸色一变,“您不是又去惹孟处不痛快吧?这么快就把五百个俯卧撑忘了?”

林陆骁冷瞥他一眼,眼神锋利如刀,刀刀戳心,——“这事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

杨振刚适时地瞥开头,意思明显。

林陆骁冷笑:“您怎么说的?绝不背叛战友?!我现在就差被您给送到孟处的案板上给人刀刀了!”

“孟处要干的事儿,我能阻止?陆骁,你这可就有点牵连无辜了,老杨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。”

话到这儿,林陆骁已经转身拿了帽子戴好出去。

杨振刚在后头直叹气。

许蕴听得一愣一愣的,半天没回过神,直到老杨跟她说:“走吧,许参谋,我带你去宿舍。”

许蕴望着那背影,心思一沉,确实,见到他,内心欢欣雀跃,欢欣若狂。

她还记得高中那时候,林陆骁跟大刘那帮人说话做事比班里的男生都略张扬,可不是那种令人讨厌的嚣张,他们的张扬是与生俱来的,相貌好,眉宇间痞邪气,笑起来的时候那歪着的嘴角总让人想到——

爱情。

被这样的人爱着,应该是什么滋味?

她幻想过,她身边也有不少女生幻想过,她知道的,怎么知道呢——

那是省最好的高中,能进去的都是成绩好,或者有点家底,或者是外县数一数二的特招生,大家都独有一份自己的骄傲。女生就更甚。

许蕴也有,她骄傲地甚至不曾跟人透露过这一点心思,但尽管后来总被大刘调侃,但她也咬死了嘴上不肯承认,有次被大刘逼问急了,她张口就骂:“谁喜欢他,喜欢他还不如喜欢一条狗,二痞子,我讨厌他。”

大概她当时的表情真有点急了,大刘讪讪,之后也不敢再提。

当时很多女生都陷入这样一个怪圈。

喜欢他,就偏不承认,有点胆子承认的女生反而成了一些人攻击的对象,之后再也没人敢承认。

而背后这些暗流涌动,林陆骁本人一点儿不知道,偶尔能从桌板底下翻出的粉红色信件也被大刘一并抢去拆开来看,林陆骁只是靠在椅子上,低头笑笑不语。

他只会跟大刘讨论枪|支,坦|克,军|舰……女生那点小心思他权当不知,有时候是真不知,但有时候林陆骁是装傻,她能看出来。他就跟个百科似的,特别是军事装备,班里的男生一下课也特别爱围着他说那些机甲战备,他有问必答,也不会刻意去显摆,相处起来特别舒服,班里不少男生拿他当男神,只有一个,许蕴记得,是她以前的同桌,不关心军事,整天只知道读书,下课就做题,才十几岁后脑勺就已经是夹花白。

偶尔一帮男生在教室后头围着林陆骁讨论上军校的事。

她同桌冷哼一声,“没出息,当兵最没出息。”

许蕴就好奇问他长大想做什么,结果人冷笑说要当科学界,许蕴觉得就他那股子拼劲,确实可以,同桌学习很努力,回回年级大考小考都是稳坐第一宝座,而林陆骁不一样,他感觉就是学着玩,成绩排名也不挂心上,考完就回家睡大觉。

后来才听大刘说,“他家老爷子给他立了规矩,第一第二没所谓,考个前三不挨打。他啊,没什么斗志,能保命就行,他以后就想考军校,分数多了没啥用。有那时间还不如回家跟老爷子多下两盘棋。”

听完那话,许蕴忽然觉得她前同桌有点可怜。

他拼了命想守住第一的宝座,学到头发花白,人家根本不屑;他一直拿林陆骁当做对手,而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。

在许蕴看来,这样的男人,这辈子再难遇第二个,至少,她没再遇上,所以念念不忘。

……

林陆骁车刚开进支队,就别人拦下来,他摇下车窗,抬头扫一眼,林玫站在窗外,拍着他的车顶,“来,哥,下来聊会儿。”

林陆骁没理,“我去找孟处,你等会儿。”

林玫扒拉住他的车窗说,“别去了,孟处在开会,你先下来,我跟你聊会儿。”

林陆骁松了安全带,推开车门下去,关上,倚着车门,俯看林玫,往别处瞥了眼,说:“干什么?”

林玫神秘一笑,“我前阵跟我爸去了你家,刚好孟处也在,你猜我听你爸跟孟处说什么了?”

林陆骁低头点了根烟,“卖关子就别说了。”

林玫瘪嘴,就知道这人不好吊胃口,“你爸说给你找了一姑娘,是个参谋长,前阵刚升的,你爸挺喜欢那姑娘的,就让孟处过几天给人按你队里去,你丫最近是不是又惹事儿了,弄得你爹急着找人管你?”

林陆骁一脸不意外,人又高,垂眼闲闲扫她,“就这事儿?”

林玫:“你知道了?”

林陆骁抽了口烟,目光收回,摇摇头,“你丫还情报处呢,就你这速度,工作挺难展开的吧?”

“人已经到队里了?”

他叼着烟,哼唧一声,不说话。

林玫感叹,“啧啧,孟处这手段果然名不虚传,雷厉风行啊,佩服佩服。”

林陆骁讽笑一声,把烟掐了,丢一旁的垃圾桶里,拍拍她的肩说,“哥也送你一情报,孟晨要结婚了。”

这下轮到林玫垮脸了,“结婚,我怎么不知道?跟谁结婚?哪儿的姑娘?孟处同意吗?”

林陆骁笑看着她,“不是不喜欢人家嘛?问这么多干嘛?”

林玫:“你说不说?”

他懒懒的:“说了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我听我爹说了,你跟一小明星牵扯不清,你要真跟你爸抗战,你最好别得罪我,不然下次你爸揍你,我会忍不住上去多踩两脚。”

“我会怕?”他挑眉,眉眼嚣张。

林玫败下阵来,“行吧,我顶多帮你盯着点你爹行不?!”

林陆骁转身拉开车门,“就这么说定了,这事儿大刘跟我说的,他那嘴能有几分真,你自己去决断,那姑娘是个传媒的大学生,刚毕业不久,孟晨一毕业就拉着人去领证,被他爹知道了关了一阵,前阵刚断绝父子关系,你自己琢磨吧。”

说完开车走了,林玫留在原地直咬牙。

……

五楼一散会,会议室门口陆陆续续涌出一帮人,孟国弘走在前头,一眼就瞧见自己办公室门口那道高大的影子,心下一阵冷哼。

林陆骁抱臂靠墙站着,出来的都是一些老领导,许多都认识林陆骁,难得见到,也得拍着膀子夸赞两句,“你小子这回考的不错啊。”

林陆骁站得板正,恭恭敬敬打了个军礼。

孟国弘把人叫进去,军帽往桌上一脱,背身问:“成绩出来了,你第一。”

林陆骁关门手一顿,慢慢关上,“孟叔。”

他叫得特别诚恳,跟以前一板一眼的不一样,在孟国弘听来,这就是打亲情牌呢,跟小时候有事儿求他一个样儿。

孟国弘:“有事儿说事儿。”

林陆骁走到桌案前,“我小时候总觉得您特别通情达理,所以我有些话不爱跟我父亲说,我就爱跟您说,觉得您能理解,现在看来,您好像跟我父亲是一条战线的?”

孟国弘眉头紧皱,不苟言笑,俩眼睛直勾勾盯着他,比箭还锋利。

林陆骁扯扯嘴角,“我小时候一直把您当成我的榜样,真的,那时候特别喜欢您,觉得您风里来雨里去,别人都往火场外跑,您拎着家伙就往火场里走,还有一次,大刘家煤气着火,您抱着煤气罐就往门外跑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您穿着那身黄条消防服,跟警戒标似的,一闪一闪。我穿这身衣服,多半都是您的功劳,我父亲也说,你的军功章有孟叔的一半。您让我调进大队,动员了那么多人,张书记,老队长,我妥了,认真看书,考试;现在还要帮我找媳妇儿,许蕴我跟她高中同学,人高中就特别讨厌我,觉得我浑,我俩真不合适,我说真的,别回头耽误人姑娘。”

孟国弘仔细想了想,这大概是林陆骁这几年来,跟他说的最长的一段话。

“你怎么知道人姑娘讨厌你?你想多了,人家挺喜欢你的,我问过她的意思,挺愿意的。”

林陆骁急了,“您人口贩卖呢,她愿意我不愿意。”

孟国弘气劲上来,一拍桌子,声如洪钟:“你跟我这扯一堆没用,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你爸也是这意思,你要真不服,回家找你爸说去,别在我这打感情牌,真不喜欢许蕴,也行,这事儿先搁着,你把眼前升调的事儿给我办妥了,要是不妥的话,有的你受的!”

孟国弘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有意见回家找你老子去。

……

宿舍里,徐亚一进屋就跟俩人八卦,“队里来了一女参谋,叫许蕴,听说还是林队的高中同学。”

严黛化完妆,准备去录后采,“漂亮么?”

徐亚:“还行吧,跟明星没法比,路人里算好看了吧,挺傲的,跟她说话也不咋理。”

严黛哼哼,“人是参谋,你还指望人舔着脸来跟你要签名啊?”

徐亚倒不是这意思,“不是,我刚在门口听见小九儿和杨指导说话,话里的意思是,这姑娘是处里下派的,听说想撮合给林队呢。你想想看,一中队长配参谋长?这林队身份肯定不简单。”

南初慢慢悠悠站起来,嚼着糖走出去,徐亚在后头喊,“你上哪儿去?”

南初头也不回,声音慵懒,“上厕所呀。”

……

南初站在洗手池前,拧开水龙头,许蕴正低头洗脸,扎着马尾,擦脸的时候抬头对上镜子,两人目光相撞,许蕴冲她一笑,“南初吧,我知道你。”

南初觉得诧异,回笑:“许参谋长。”

许蕴:“你很漂亮。”

这种夸赞是发自内心的,或者可以说,南初确实是许蕴目前见过最漂亮的女人,包括面貌和身段。

南初低头,慢慢洗手,“谢谢。”

洗完手,她关上水龙头,走出去,厕所外头就是走廊拐角,林陆骁抱臂倚墙站着,似乎在等人,那表情独有的不耐烦。

两人视线相撞,又各自别开。

南初弯弯嘴角,身后传来一道,“你来了?”

林陆骁嗯了声,视线越过南初落在后方,许蕴端着脸盆站在那儿,他表情越不耐,“找我干嘛?”

许蕴说:“你等会我,我回屋换身衣服过来。”说完,就跑回自己宿舍。

南初盯他看一会儿,淡淡撇开视线,不动声色越过他,会宿舍。

经过他身边时,听见他清咳一声。

南初没理。

他又清咳两声,给人拉住,“你等会。”

南初回头看他,林陆骁松了手,倚着墙,看着她,刚要说话,一人从后边端着盆出来,是刘夏翰,跟南初打了声招呼,又喊了声林队,走出两步,似乎想起什么,反身回到南初面前,“我刚听杨指导说,明天要钩梯攀楼训练,两人一组,你找到人没?要不我们俩一组。”

林陆骁目光骤深,俩眼珠直勾勾盯着南初。

南初想了想,“明天再看。”

刘夏翰点点头,转头又对林陆骁说:“好的,林队长,你也早点睡。”

林陆骁看着他,哼笑一声,“你也早。”

刘夏翰离开。

走廊上又剩下俩人,南初看了眼林陆骁,“有事儿没?没事儿我进去了。”

林陆骁眼梢一吊:“你这什么态度,是不是得亲一下才老实?”

南初翻他一眼,“滚。”

这私底下还真有点没脸没皮了。

林陆骁四下看了眼,确定没人,才扯扯嘴角,威吓道:“明天不许跟他一组,听见没?”

“你管呢?”

“明天中午吃完饭我在后山等你,你要敢不过来,试试?”

“我不,你跟你的许参谋长去吧,我才不去。”

南初忍不住逗逗他。

林陆骁瞪眼,“你扯她干嘛?”

“不说了,我进去了。”

林陆骁拉住她,压低声音:“明天中午早点吃完过来,别被人看见,听见没?”

南初白眼一翻,甩开他:“我说了我要去了吗?”

靠,丫头片子。

……

许蕴再次穿好出来,林陆骁靠着墙,仰着脑袋,听见脚步声,低低头,说:“叫我过来干嘛?”

许蕴整整衣领,鼓足了勇气,“林陆骁,咱们俩试试吧。”

对墙的男人一愣,仿佛听了笑话,有点不可置信,“你说什么?”

身后还有来来往往洗漱准备休息的士兵,纷纷停下脚步。

许蕴却不管不顾,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心,说:“我知道你单身,这几年都是,我高中就喜欢你,那时候自尊心重,那时候总爱说反话,心里明明很喜欢,可脸上却装作讨厌,后来知道你考了军校,好几次想跟大刘打听你,但都没勇气。但我觉得,现在我们的相遇是个缘分,我不能再躲了,我确实喜欢你,我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林陆骁垂眼睨她,“你觉得这是缘分?”

许蕴低着头说:“也许有人为的因素,但也是缘分的一部分不是吗?”

不等林陆骁说什么,起哄声骤起,消防兵们挥舞着手中的脸盆牙刷毛巾,高声呐喊,仿佛是许蕴请来的外援,一浪高过一浪。

“在一起!”

“在一起!”

“答应她!”

“答应她!”

……

这么一闹,整个中队都出来看热闹了。

就连隔壁都听到动静了,三女生披着外套出来,南初站最后,嘴里嚼着糖,目光淡淡落在两人身上。

徐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加入混战:“答应她!答应她!”

林陆骁看向南初,目光里都是无奈。

随着越来越高的浪潮,林陆骁把手抄进兜里,忍无可忍,发出一声爆吼,“都他妈给我滚进去。”

呐喊声骤停。

“三秒,不进去的下楼跑圈。”

“一。”

刚数完一,咻一下,刚刚还人满为患的走廊瞬间清空,空空荡荡,连根毛都看不见。

林陆骁低头看了眼许蕴,说:“我拒绝。”

许蕴猛抬头,眼底蓄满了水光,“你别急着拒绝我,我知道你可能现在还不喜欢我,但是孟处也希望……给我们俩点时间相处……”

林陆骁彻底没了耐心:“孟处答应你什么你去找他去,我有喜欢的人了,懂?”

这话,其实比“我拒绝”这三字还让人震惊,林陆骁喜欢的人,该是什么样?被他爱着的女人,该是什么样?

那种嫉妒是发狂滋长的。

可唯一的骄傲也让她不得不沉下心来,许蕴快速抹了下眼角,“你就当我今天放了个屁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
……

一早上的钩梯攀楼训练,林陆骁都臭着一张脸,大家以为是昨天许蕴的事儿,被人看了笑话心情不太爽,所以一早上板着一张脸。

吃午饭的时候,林陆骁快速吃饭,瞥了眼南初,就走出去了。

他算来算去,觉得这个时候最安全,“眼睛”应该还在吃饭,只要南初按照他说的,吃快点。

林陆骁靠着树根抽完了两根烟才看见南初走过来,他把烟掐掉,走过去把人拉过来,扯到小树林后,“怎么这么迟?”

两人像对小情侣,躲在树后。

南初哼哼,“我躲着人过来的。”

林陆骁揉了把她的头发,“我都没生气,你还气上了?我昨天怎么说的?你早上故意气我是不是?”

南初靠在树干上,仰着头,挑着眼睛看他:“要听解释么?”

“说。”林陆骁那表情倒也不是什么真的想听解释的表情。

“杨指导说了为了照顾女生,让男女混搭,徐亚喜欢穆泽,我要跟她抢穆泽,人家肯定恨死我,我得罪了严黛不能把她也得罪了,不然以后日子不好过……郑平一看就对严黛有好感,我要是上赶着去人家也不一定肯跟我组队,至于刘夏翰——”

林陆骁手撑在树干上,不等她说完,低头去咬她的唇,用力吮着,舌头撬开她的唇,长驱深入,一点点,这人的吻跟他本人一样,很霸道,不留一点儿喘息的机会,进入地不留余地,亲了一会儿,南初没了力气,他转战唇角,狠咬一下,

“那小子喜欢你。”

南初搂住他的脖子,紧了紧,紧贴着他,仰着脸把自己送进去,唇齿交缠,抵死缠绵,就那瞬,两人都未尝试过情|爱的巅峰,可亲吻成了索取的快感。

既然喜欢了,那就喜欢了,不曾想未来,当下就只想把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。

这就是林陆骁。

正义大气,干净利落,如钢铁坚|硬,却拥有一腔柔情和世间最赤诚的爱。

一旦爱了,抵死不休。

“可我喜欢你呀。”姑娘被吻得喘不上气儿,趴在他耳边小声地说。

“老子忍你很久了。”他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