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地凤舞 第051章:流落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南方的天气总是十分的怪异,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这么一会就已经乌云密布,几个惊雷打下来,瓢泼的大雨就轰然浇下。这雨下的极大,在地上打起一片雨雾,白茫茫的,看起来就像是南方丛林里的瘴气一般,一片迷蒙。

苍茫的大地,五辆马车在崎岖的道路上缓缓行进,前后各有八名侍卫披着蓑衣斗笠在雨中骑马而行。斗大的雨点打在他们身上却好像是牛毛细雨一般,没有半点反应。一名彪悍的车夫坐在当中的一辆马车前,奋力的甩着鞭子,不时的用手在脸上抹上一把,将雨水甩到一旁。

这雨来的快去得也快,不出一炷香的功夫,就已经雨过天晴,太陽高挂,天边挂起了一条美丽的彩虹。

没有大雨,众人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,行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,远远的竟然看到一个茶棚,淡青色的招牌在雨后清新的空气里,透着一股翠绿的雅致。在南疆这块地方,能碰上茶棚酒肆,不得不说是一种好运气。

车队在离茶棚二十多步的距离处停了下来,一名背部微微佝偻的老者自第二辆马车中钻出身来,向着第三辆马车走去,稍稍掀起马车帘子的一角,似乎是请示什么。然后回头对着一众侍卫招了招手,就向着茶棚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众人小声的欢呼一声,留下八人守护车队,其他人连同车夫一同走到了茶棚里面,占据了角落里的两张桌子,要了茶水和一些乡下的吃食,给留守的几人送去一些,其他人就围在茶棚里坐了下来,虽然人人寂静无声,但却人人神情愉快,似乎十分放松。

毕竟,从那样到处是毒虫瘴气的南疆丛林里走出来,坐在这干爽干净的茶棚里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

“要说这天下的少年英雄,还是得看我们大楚大皇,齐国的海蛮子背信弃义,陰险狡诈,他们的太子会是什么好玩意?”一声粗壮的声音突然响起,一身青衫的佝偻老者闻言微微侧目,只见却是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,这人身材极高,身穿一身短打服饰,一柄厚重大刀摆在身旁,看起来好像是打家劫舍的强盗一般。

“于大哥,你刚从盛都押镖回来,跟咱们讲讲,那南楚大皇的登位大典是什么样啊?”茶棚里除了车队众人,还围坐着三四桌的客人,其中两桌看起来是认识,坐的很近,攀谈起来。

这条道是南疆通往楚国边城还巢邑的必经之路,经过还巢邑就是通往北秦和西川的官道,是以往来商人极为繁盛,现在是南楚冬季,若换了夏季,还要比这热闹百倍。那名姓于的大汉闻言哈哈一笑,故作见多识广的大声说道:“说起来,我姓于的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见过的世面也不算少。但是这次从盛都回来,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,以前的日子真是他妈的白活了。”

“于大哥,你说的兄弟们心里都痒痒了,快跟大伙说说,到底那南楚盛都是个什么样子,咱们的新任大皇是啥样的人啊?”一名瘦小的男子声音奸细,凑上前去,连忙说道。

姓于的大汉大笑一声,神秘的说道:“盛都是啥样老子不知道,反正我骑马走了三天,连盛都的一半都没走完,满大街都是人,根本就看不到远处。尤其是这次咱们大皇登位,整个大陆上各个国家的人全都来朝贺,西川、东齐、北秦、南疆火焰国、凤尾国、巫衣国还有东海的琉球、白冰、青丘,犀池,反正是能叫上名来的国家全都到齐了,在朱雀大街上等待新皇前往祖庙的时候,队伍排出了七八里远。那场面,我现在做梦的时候还能激动的醒过来。”

“啊!”一声声惊讶赞叹的声音此起彼伏,好像这些人也能亲眼见着盛都的景象一样。那名瘦小的男子又开口说道:“于大哥,咱们大皇是什么样的人啊,你见着了吗?”

“怎么没见着?”姓于的大汉扬眉说道:“要说大皇是天神下凡,咱们平头老百姓的根本就没有见着天颜的机会,可是这一次大皇在天授台公开登位,万民都可以一拨一拨的去朝拜,所以我也见着了。”

“呀!真的呀,那可真是福气!”众人纷纷大声赞叹,大汉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要说咱们大皇,还真是年轻,也就二十多岁出头,可是你可不能小瞧,他就往那一站,什么也不干,只是眼睛一扫,我就忍不住想往地上跪,那派头气势,真是没的说。”

“那于大哥,你看着大皇长什么样了吗?”

这姓于的大汉看起来凶悍,没想到竟然是个老实人,听人这么一问,挠了挠脑袋,咧嘴一笑说道:“没看着,当时光顾着磕头了,哪还有时间抬头看啊!”

“哎!”众人一阵惋惜的叹气。那名瘦小的男子继续说道:“都说咱们这位信任大皇虽然年纪小,但是却是个有本事骨气的人,以后咱们可再不用怕东齐那帮海蛮子了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姓于的大汉随声符合道:“齐国太子无耻至极,这次来到盛都朝贺,大典还没开始,他就看上了我们殿下的一名弃妃。趁着皇上忙着登位大典,他竟然掳走了我们大楚的皇妃,简直丧心病狂。”

“什么?还有这样的事?”众人闻言登时大怒,一时间东齐海蛮子他奶奶姥姥的话语不绝于耳。青衣老人眉头舒缓,面容淡笑,对着一众护卫慈笑的说道:“快些吃,一会我们还要赶路。”

“他妈的,滚开,再不滚老子一棒子打死你!”一声暴喝突然响起,众人听到有热闹瞧,连忙伸出脖子去观望。

只见却是茶棚的老板,和几个伙计站在茶棚左面的简易马棚里,对着一个一身破烂黑衣的流浪汉破口大骂。这老板口舌十分狠毒,可是骂了半天,也不见那人有半点反应,那老板见了火气越发的大,眼看着就要挥下棒子痛打那人。

这姓于的大汉虽然看起来凶悍粗俗,谁知竟生了一幅好心肠,见那人佝偻着身子,缩成小小的一团,瞧着十分可怜,连忙开口道:“店家,我看他是病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你把他赶出去了,不是要人命吗?这么着,我出钱,你抬他进来喝口热茶,暖暖身子吧。”

“这位客观你是有所不知啊。”老板转过头来,已是另一张嘴脸,笑着说道:“这人是南边过来的,这阵子南疆那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一些部族纷纷动乱造反,打得不可开交。加上大雨连绵多日,尸体在沼泽里腐烂发臭,引发了瘟疫,我是怕这人身上有病传染,才不让他留这的。客观要是不怕,我就让他进来。”

“什么?有病,那可不行!”姓于的大汉还没等说话,其他的人就连忙后退一步,好像生怕那人身上能蹦出来什么瘟疫病毒一般,大声吵嚷了起来。还有人大叫着要老板赶紧把那人扔的远远的,姓于的大汉见众人反应这么大,也不好说什么,讪讪的看向店家和伙计抬着那人就往外面满是污水的草沟走去。

南边虽然气候温暖,可是现在毕竟是隆冬季节,刚刚下过大雨,这样扔在草沟浸在雨水里,不出两个时辰必定丧命。

“住手!”眼见那人就要被人扔下去,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,一身青衣的老者微微咳嗽了两声,缓缓的走出茶棚,来到老板的身边,看了眼那名浑身破烂黑衣的人,沉声说道:“你把他放下,我来看看。”

店家讪讪放下那人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这人可有病的,客观不怕染上就尽管看。”

“店家这样抬着他都不害怕,老朽自然也是不害怕的。”青衣老者淡笑一声,缓缓说道。身手拉出那人瘦弱纤细的手臂,就为他细细的诊起脉来。

四下里一片寂静,众人全都远远的看着老者为那人诊脉,这空旷的原野上一片荒芜,很多时候走上几天都碰不着一个人影,现在有这样的热闹,自然全都围着看了起来。

“他没事,”老人突然抬起头来,淡淡笑道:“只是太久没吃东西了,虚弱的昏过去了。”

就算和那人素不相识,众人闻言也松了一口气。姓于的汉子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店家,这位老丈都说没事了,你就去弄点容易下咽的东西,给那位小兄弟吃下去吧。救人一命总是你的造化。”

茶棚的老板也不是什么坏人,之前只是怕那人有病,见他倒在这里两天一动不动,以为已经半死了,才想要将他扔出去。现在听说原来没事,也就和伙计一起把他抬了回来。几个男人粗手粗脚的喂了一点温水到那人的嘴里,谁知那人已经昏迷,嘴唇干裂,根本就喂不下去。老者见了走了上来,干瘦的手指在他颈上一点,那人的嘴就自动张开,眼见他将水咽下去,众人登时轰然大喜,好像办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一般,竟然呼唤了起来。

“店家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有劳你了。”青衣老者淡淡一笑,从怀中拿出一个锦缎制成的袋子,放在了店家老板的手上,带着众护卫就走了出去。老者走到中间一辆青色厚重帘子的马车低声恭敬的说了几句话,就走上了前面的第二辆马车。一会,五辆马车组成的车队,就缓缓的行进了起来,向着北面的方向,渐渐离去。

店家微微一愣,打开手上的袋子,只见却是满满的一袋银锭子。周围众人看了霎时间发出一阵惊呼,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这么一袋银子足以买下几间这样的茶棚了。众人感慨老者的慷慨大方之时,不约而同的向着北方的方向望去,只见那车队已经走的极远,渐渐的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子。还巢邑只是一个小镇,但是却是南楚通往北秦和西川两国的最后一道关口,和五十里外的北军大营、连元堡互成犄角,成为拱卫南楚内部腹地的三道重要关口。这是南楚通往北秦和西川两国的咽喉之地,商业发达,交通便利,商号、当铺、酒楼、茶肆应有尽有,看起来也是十分的繁荣了。

远远的,还巢邑巍峨的城楼和明亮的灯火传了出来,赶车的车夫吆喝了一声,就缓缓的向着小镇赶去。

从之前的茶棚到还巢邑,走路也不过半日的路程。他们这队车队赶着马车,也不知道被什么事耽误了脚步,竟然到了晚上才堪堪赶到。

这时,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从后面赶了上来,十八名护卫一惊,同时警惕的向后望去。然而,那个黑影迅速的行到车队前面,一名护卫刀锋一晃,那黑影身下的战马一个惊慌,竟然人立而起,马背上的人影好似一只布袋一般一头栽了下来,马匹踢下生风,也不管主人是不是已经载了下去,向着黑漆漆的古道就奔腾而去。

车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停住了脚步,第二辆马车上的青衣老者连忙走下马车,身后一名护卫跟上前来,打着火把。老者眉头一皱,发现竟然是上午在茶棚遇到的那个饿晕了的人,只见他面色漆黑一片,衣服仍旧湿漉漉的,双眼紧闭,一看就是被人扔上马背然后自生自灭的赶了出来。

一丝怒气自老者的脸上缓缓升了起来,一股无声的威严缓缓向四周散了开去。这个老人有一种奇特的气质,他不想让人发觉的时候,就那么平淡普通的隐藏在人群之中,一点也不显山露水。可是若是他有特别的情绪的时候,自有一股青华的气质显露人前。

乱世人命贱如草,只是没想到那店家竟然会那样黑心。

“仲伯,发生了什么事?”一个淡远醇厚的声音突然在黑夜里响起,围着厚重棉帘的马车缓缓上前,停在老者的身旁。被叫做仲伯的老者面色登时变得恭恭敬敬,连忙走到马车旁边,沉声说道:“是上午在茶棚那里遇到的一个路人,好像是受了伤,还很久没吃东西,饿的昏了过去。我之前付给了店家银子,让他照顾一下,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碰上了。”

“我们还有急事,不便招惹麻烦,你将他扶到路边去,赶路吧。”清淡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沙哑和醇厚,十分悦耳,可是说出的话却是冷淡冰冷,没有半点温度。

仲伯面色一滞,但还是没有半点犹豫的沉声应是。转身就吩咐护卫将那人抬起来拖到路边,找一处干爽的枯草地放了下去。刚想回头,像是想起了什么,仲伯犹豫了一下,又回过头去,脱下身上披着的青布风帽盖在那人的身上。那人身材十分瘦小,风帽将他整个人都覆盖在下面,隐藏在草丛里,一时间竟然看不出哪里是人哪里是草。

在他的衣兜里塞下一包皮银子,仲伯回到车队,爬上了第二辆马车,吩咐了一声,车队就又再缓慢的向着还巢邑驶去。

紧赶慢赶,到了还巢邑的时候,天色还是完全黑了下来。还巢邑是边陲重镇,有专门的北方军防守,一到晚上就会关上城门,没有通关文书令符,根本不会开城门。老者见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来到第三辆马车前对着窗口沉声说道:“公子,城门已经关了,要不要老仆去叫门。”

他声音平和,说的十分自然。好像这里不是南方重镇的城门,而是他自家大门一样。

“不用了,就在城外露宿一晚,明日再进城。”淡远的声音缓缓响起,随后就没了声音。

仲伯点了点头,应声说道:“是。”然后就去招呼其他护卫车夫,准备露宿。

这些人显然经常在野外露宿,不消仲伯吩咐,就各自忙活起来,烧柴生火,找了一株茂盛的大树,将马车围在一处,另外四辆马车团团围在那辆青布棉帘包皮裹着的马车。一切做好之后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

众护卫车夫安静的坐在地上,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。

四下里一片寂静,这时,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喧嚣之声。众人闻所未闻般照样坐在原地,只是眉眼间却透出一丝紧迫的警惕。仲伯撩起马车的帘子,半眯着眼睛向来人的方向望去。只见来人一共二十多人,骑着高头大马,紧身短打装扮,看起来像是走镖的江湖帮子,十分彪悍。

“妈的!还是晚了一步!”来人突然破口大声咒骂道,其中一人狠狠的向地上吐了口唾沫,骂骂咧咧的招呼其他人道:“今晚就在这待一晚上,明日再进城。”

二十多名大汉呼号着答应了一声,就纷纷跳下马来,也来到大树旁边,将马匹拴好。有人看了眼仲伯这一群人,见他们人数众多,人人不言不语,还都带着兵器,不像是好惹的茬口,也不上前招惹,只是一群人团团围在一处,一会的功夫,就从包皮袱里拿出酒肉,大吃大喝了起来。

“兄弟们,咱们这趟出门见喜,是好兆头啊,等进了还巢邑,大哥请大家吃顿好的。”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突然大笑一声,粗声说道。

“都是托大哥的福!”人群喧闹了起来,一名看起来十分精明的男子附和道:“大哥洪福齐天,走路走着都能捡到天仙一般的美人,咱们弟兄跟着大哥,那是基了八辈子的福气。”

“哈哈!”众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。酒过三巡,一个个面红耳赤,眼看自己这边柴火不够,火也不旺了,仗着一点酒劲,也忘了之前对仲伯等人的顾忌。一名穿着褐色袍子的汉子摇摇晃晃的就向着仲伯等人的马车队走去。

“哎,兄弟,跟你们借点柴火。”汉子打着酒嗝,十分无礼的一把拍在一名车夫的肩膀上。他这一下力气不小,可是那名看起来单单薄薄的车夫非但没动,甚至连头都没抬。

“你奶奶的,老子跟你说话呢!你聋子啊!”这一声厉喝登时惊动了那边二十多个喝多了酒没事找事的汉子,人群呼啦啦的咋呼着走了上来。看样子似乎就要打架闹事。反观车队这边众人,人人坐在地上,没有一个人抬头看一眼,神色木然的看着篝火,好像那些汉子都不存在一样。

“各位壮士,请问有什么事?”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掀开,仲伯缓缓走了下来,青色长袍,看起来十分和蔼。他缓缓走上前去,沉声说道:“我的下人们都不懂事,得罪了各位壮士,不知有什么可以效力的?”

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就是跟你们借点柴火,谁知道他们一个个跟聋子一样,明摆着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。”为首的络腮胡子突然大声说道。

“壮士高见,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仲伯淡笑着说了一句。

“啊?还真他妈的是聋子啊!”

“是。”仲伯笑着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各位壮士要拿干柴,请随便,我这里还有一些好酒,也一并孝敬各位朋友了。”

络腮胡子见这老头这么上道,也是大觉有面子,朗声笑着说道:“那就谢谢老丈了。”

满不客气的带着几个手下跟着仲伯走到马车旁边去取酒,突然一眼看到那辆围着青色棉帘的马车,络腮胡子眉头稍稍一皱,打了个大大的酒嗝,颇为不解的嘟囔了一声:“怎么捂得这么严实,有病吧。”

他的声音并不怎么大,至少要比刚才骂人额度声音小上许多,可是原本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看着篝火的众护卫突然集体转过身来,眼睛好似利剑一般愣愣的瞪视着这个酒醉的壮汉。

一团和气的仲伯脸色也在瞬间冷淡了下来,他缓缓的转过头来,看了眼这群粗鲁的汉子,突然轻轻的挥了挥手。

似乎只是一刹那间,所有的人就猛地自地上弹起,那群大汉混混沌沌还没有半点反应,就纷纷做了刀下亡魂。最可怕的是,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。

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一切就已经回复了平静,十八名护卫将二十多名大汉的尸体扔到了远处的一处冰冷的河水里,清理了一下空地,就纷纷原地休息了起来。整个过程安静无声,好像是在演哑剧一样。

“仲伯,”一名护卫突然走上前来,对着老者沉声说道:“在那些人的马上发现了一个人。”

“哦?”仲伯眉梢一挑,示意他将所说的人带过来。

一个青色的风帽披风放在地上,里面的黑衣人发丝凌乱,衣衫单薄,呼吸微弱。可是洗干净的脸,却能一眼分辨出是一个娇弱的女子,女子娥眉青黛,面容秀美,婉约冷艳,包皮裹在这样一身破烂的衣衫里,竟然是这样一幅美丽的皮囊。老者面色一滞,随即微微了笑了起来。

“孩子,我们真是有缘份啊,一天之中,已经是第三次碰面了。”

仲伯淡笑着为女子理了理额头的乱发,旁边的棉帘马车突然响起一阵轻微的敲击声,老者连忙凑过身去,过了一会,笑着对护卫说道:“找一件保暖的衣服,给这位姑娘穿上,再把她放在马车里。进了城找个适当的人好好照顾着。”

“仲伯,我们是要带她上路吗?”护卫面色一滞,疑惑的问道。

“恩,”仲伯淡淡的笑道,“公子说了,再把她扔下,也许这女子能一直追我们到秦国去。”

几声爽朗的笑声在原野上缓缓响起,仲伯笑着看着女子苍白的脸颊,摇了摇头说道:“幸运的小家伙。”

夜色,渐渐浓郁。

*